加载中...

书信与微信

2019/4/22 16:57:29来源:本站原创作者:王刚 【字体: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初识这首木心的诗文,是以一曲《从前慢》旋律传唱到我耳里,我是一个怀旧的人,也就被这首清淡的怀旧故事顷刻吸引,在歌曲中细细品味那生活节奏的慢,不由的感叹当下通讯的快,或许,快节奏下的慢生活,已经成了普遍人的一种向往。

我翻开手机查找关于“书信”的历史,寻找一下车、马、邮件中的朴素和浪漫,忍不住提笔,描写这片刻的心境。

1934年1月,沈从文收到母亲病重的家书,不得不离开新婚妻子,踏上归家之路。从长沙到阮陵,他一路坐船,一路不断给张兆和写信:“每一桨下去,我皆希望它去得远一点,每一蒿撑去,我皆希望它走得快一点”。这些信,后来集合成书,成了著名的《湘行散记》。

沈从文喜欢写信,后来下放“五七干校”,他独自在家收拾行李,二姐张允和来看他,他收拾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忽然哭起来:“那是三姐第一次给我写的信。”比沈从文更爱写信的人大概是苏雪林,她的人生很大一部分时间,都用来写信。94岁时,能让她开心的只有两件事:文章登报和收到来信。1949年去往台湾的苏雪林和朋友们的交流沟通大多只能依靠书信,光是邮费、信纸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她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于今每个月邮费及信封、信纸不知用多少,以往十元邮票可用数月,今则半月耳。”

书信被电报替代,又是一次通讯革命。中国人能用上电报,要感谢李鸿章。是他极力促成,才于1879年在大沽、北塘海口炮台设置电报陆线,这是中国第一条电报电缆线。之后,他设立了电报学堂,又设从天津到上海的电缆。1882年1月13日,津沪线电报对公众开放了。第二天晚上,上海电报局把天津拍来的电报送到《申报》,内容是一则清廷查办渎职官员的消息。后来这条消息在16日刊出,被视为“由报社记者亲自排发的、最早的一条新闻专电”。 直到2015年,上海还保留着全中国最后一台电报机,仍旧承接发电报的生意,一个字一毛四分钱,一二十年没涨过价。

最甜蜜而简短的电报依旧和沈从文有关。他靠写信获得了佳人芳心之后,终于鼓足勇气,决定求婚。沈从文问的隐晦,“能不能让乡下人喝杯甜酒?”得到父亲的允许之后,二姐张允和负责回信,她回复了一个字:“允。”是她的名字,也是“同意”的意思。不过,张兆和担心沈从文看不懂,赶紧补发了一条:“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2011年之后,微信成了无数人的一种生活方式,我曾经好几次计算了自己一天使用手机的时间,甚至超过8个小时!微信平均每天使用3个小时!当通讯时间被越来越压缩,我们的沟通频率越来越快,我们的沟通、交流、获取信息依赖于这个小小的屏幕时,我们被手机吞噬了,吞噬的不只是时间,还有耐心和感受力。

想到这里,我心生些许遗憾,遗憾自己错过了只有书信、没有手机的时代,鱼雁往来,纸短情长,一张纸充满了想象,什么话都可以写,真挚而诚恳!大街上迎面走来一对人,我讨厌那个低头看手机我,更愿意看到面带微笑,热情洋溢走来的你,可事实却是看到了都在玩微信的自己!

我想,手机电量耗尽的那一秒,确实是需要充电的,但该充电的不是手机,而是我们自己。走出像素化的智能世界,重回生活化的真实场景,从一本书、一张唱片、一次散步、一场聊天里获取新知,这样的日子才是真正值得继续的,不是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