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长沙:答案在风中飘荡

2017/3/20 18:35:35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长郡中学1519班 姜旭宇 【字体:

 

 

三岁,是记忆的开始,可是那年那天的那火,在我心里已经烧了快整整十四年。

我是消防队的家属,从一出生就在消防队里生活。那时我经常等在消防队的门口,等着那高高大大的消防车拉着长长的警笛声开来;等着车里那些一身尘土与汗渍的叔叔们;等着和他们一起玩爬消防车的游戏。

那天很奇怪,营房的操坪里消防车横七竖八的散着,车门大开着。我爬上一台消防车,呆坐了很久也没有人在意。我忽然预感到了什么,翻身爬下车,跌跌撞撞地跑进屋。只瞧得电视机里人头攒动,电视机前也是人头攒动,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姑父他时任消防大队长,那天他出现在了电视上。以往那个总是一脸严肃地命令我和哥哥姐姐在晚上九点钟睡觉的他在电视上又哭又嚎:“我的人!我的人呢?”“快叫救护车!快叫挖机!”我也许是年纪太小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受到营区上空弥着一层浓浓的哀伤。

追悼会那天,我才发现我身边少了许多熟面孔,那些带我一块儿爬消防车的叔叔们不见了,我怎么也不相信墙上的黑白照片和他们竟是一人。周围哭坐在地上的大人们;肃立着的战士们;把手中花摆在照片墙前的群众们,这一切突然铺开在我眼前,我怎么能在心里涌起一种新奇的感觉?我怎么敢这样不懂事?直到我看到营房里一张张空着的床;一堆堆摆整齐的物品;一张张熟悉或不熟悉的照片,才悲哀地意识到:那个给我端米粉的叔叔哪去了?教我穿消防服的叔叔哪去了?总是问我长没长高的叔叔哪去了?所有人都在说“牺牲”了,我不知道他们口中的“牺牲”是什么,有什么魔力带走了我身边这么多人?答案却在那风中飘荡。

我相信中国不缺少负重前行的人,纵然浮生若梦,其无私奉献之志仍坚固如佛家舍利,劫火猛烈,犹烧之不失也。可他们报之以琼琚,谁来报之以木桃。他们的付出得到应有的回报了吗?

消防事业本身存在极高的危险性。我曾与已退役的姑父交流,问起在火场里是什么感觉,他说:“里面很黑,经常是滚滚黑烟弥漫了你眼前的所有东西,什么也看不见。这时候你只听得见你在面具里‘呼……呼……’的呼吸声和‘嘭……嘭……’的心跳声。”

我又问:“那这样你们消防员岂不是随时可能牺牲?难道你们都不怕死?”

“我们当然怕死,但最可怕的是你明知往前可能会死可还要往前的那种对死亡的等待。”他严肃的补充道:“有时候我甚至在想会有怎样的死法。最好是被掉下来的吊灯或天花板砸死,这样死得利索。如果被上面掉下的东西压中动弹不得那就会在火场中被活活烤死、烫死。”

我不解道:“这么危险,你有想过回报吗?你认为最好的回报是什么?”

“少出现险情就是我们那时最希望得到的回报,每年不知有多少消防兄弟牺牲于一些很微小的疏忽所酿成灾祸里啊!”

我想起了十四年前的那场火,二十名消防战士的宝贵生命竟是被劣质水泥夺走;我想到了消防队每年居高不下的伤亡率;我不禁想我们到底需要多少人在自己眼前逝去,才会喟叹“此事不可为。”或是“为时已晚矣。”这些年的中国社会在安全意识方面有长进了吗?那些已经牺牲的人们的血是否白流了?我不知道。哈尔滨仓库大火牺牲三名消防员;贵州贵安新区烟花爆竹牺牲五名消防员;天津爆炸牺牲了七十多名消防员,答案一直都飘在风中。答案怎么能一直飘在风中?

“浮生如梦能几何,浮生复更忧患多。”这是一支最不像部队的部队,但做的却是耶稣、佛祖、真主都做不了的事,最纯粹的修行者;是燃烧热血只为救人于危难;是哪怕此志可能会了结一生也要矢志不渝;是要牺牲自己来体现自己生命的价值,而所求的仅仅是来自人们的认可,人们的尊重,人们的关心。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古来最痛,是白发送青丝。都说人不是为自己而活着,你怎忍心牺牲别人父母的孩子来救你父母的孩子?如若你未泯人性,不忍为之,那怎么还不对身边的安全隐患提高警惕?怎么还不防微杜渐?如果你的安全意识能让这个社会避免遭受一次灾祸,那我想这个风中答案就已经被你找到了。

网友评论: